推开窗就值回房价 15间坐拥好风景的酒店

来源:悦游   2018-03-08

index

澳大利亚袋鼠Southern Ocean Lodge:2008年,这座悬崖上的“车站度假村”正式开启,21间一字排开的套房则串成了一列银色列车,直面南大洋的壮阔美景。 大厅除了中央的垂落式火炉,再无其他装饰,所有的坐席都对着落地窗外的瑰丽景致——海岸的曲线、升腾的雾气、蓝天轻吻碧海——精彩的戏码在夜幕降临前永不休止地上演。每列“车厢”都是通透、简约的居住空间,玻璃浴室、悬臂露台、架高的睡床和沙龙式坐席的设计让景致更为赏心悦目。至于视野最开阔的“车头”,则是Osprey顶级套房的所在。

2

新西兰瓦卡蒂普湖畔Aro HāWellness Retreat:建筑是由松木打造成的“集装箱”、供电使用太阳能、餐厅完全按照健康食谱出品、护理用品都萃取自有机植物、各路养生大师在此分享他们的理念……Aro Hā最大的诱惑在于这里所有的修行居、瑜伽室、冥想台甚至徒步路线都围绕世间最梦幻、最纯澈的湖光山色展开。每间屋子的木质窗框都是天然画框,等待你的双眼捕捉美景,再将你的感悟传送给各地的好友。

法国 克里隆勒布拉沃Hotel Crillon Le Brave:自开业来的26年间,这座以小镇名“克里隆勒布拉沃”命名的酒店吸引了无数酒店界伯乐的关注,英国酒店大亨罗宾(Robin Huston,Hotel du Vin酒店集团老板)也加入投资扩建该酒店的阵营,与其相邻的八座充满故事的老楼被陆续征用,俨然成为“镇中之镇”。罗宾的爱妻、设计师朱迪为酒店打造了室内空间,革新的设计风格一扫传统法式居室的沉闷劲儿。

中国云南大研安缦:设计师从传统纳西民居中汲取了灵感,将客舍掩藏在革新演绎的庭院深处;幽暗的大堂里植入了安缦必备的图书馆;传统建筑群中嵌入恒温泳池……参与了法云安缦和颐和安缦设计的Jaya Ibrahim则被召来雕琢室内空间:云南松地板、榆木家具、纳西刺绣、东巴木雕在他的妙手下形成了一间间沉静又极具魔力的客房。当你在院子里漫步时,也许在某个角落不经意地一回头,就能看到远方在云朵中缓缓露出真容的玉龙雪山。

肯尼亚Loisaba星空睡床:Loisaba的“星空睡床”是一系列架在草原之上的悬空平台式客舍中的镇店配置。客舍的卧室以广袤的草原美景为墙、无际的天空为顶,是全世界最野、最大、最纯美的无边界卧室。卧室的唯一摆设是一张笼着纱幔的四柱床,每天唤你苏醒的是在你眼前晨浴的象群,每晚伴你入眠的是繁星闪耀的夜空。当雨水降临时,床底的大轮子还能助你及时退至茅草屋顶下。尽管野生动物常在你客舍下漫步,但请放心,它们绝不可能同你抢夺“星空睡床”,楼底隐藏的陷阱会巧妙谢绝它们的来访。

马尔代夫 Kandolhu Island:Kandolhu只是北阿里环礁(North Ari Atoll)一座直径不足200米的再普通不过的圆形小岛,但马尔代夫本土设计师Mohamed Shafeeq把这里当作大都会里寸土寸金的市中心。除了少许植被覆盖外,几乎每一寸土地都被利用起来,变为餐馆、酒吧、健身中心和水疗馆,海滩也被各式别墅和护理屋严严实实地围拢一圈。

希腊 米克诺斯Santa Marina, a Luxury Collection Resort:在游客云集、邮轮争相到访的米克诺斯岛上,Santa Marina始终以幽谧安然的避世氛围自居。酒店如今以梦幻的纯白方糖式建筑群示人,规模也达到96间客房和别墅,私人海滩和灯塔栈桥架满了休憩榻,供住客享受爱琴海的纯澈和醉人的艳阳。

意大利 波托菲Belmond Hotel Splendido Portofino:作为波托菲诺港湾之上的传奇酒店,Belmond Hotel Splendido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贵客们热爱沿着专属阶梯进出酒店、在咸水泳池的边缘俯瞰港湾全景、在阳台餐厅里观察沿着山路上行的豪车。当然,他们更爱在色调明丽的套房里,闻着穿堂花香眺望地中海的湛蓝。

美国纽约中心公园丽思卡尔顿酒店:丽思卡尔顿接手后,对这座Art Deco华厦进行了为期三年的翻修,内部完全依照纽约联排私邸的风尚雕琢,面朝中央公园的客房一律在窗台架起了望远镜,让人不放过9.6公里周长内外的一切奥秘。但别对那些公寓窗户内的世界存在过强的窥视心理,酒店当年布置客房时,很知趣地参照了公园沿线豪华公寓的室内设计。

中国安吉阿丽拉:在阿丽拉安吉能看到什么样的风景,取决于你什么时间醒来。八点,拉开窗帘一角,一夜雨后,空气莹润,拂过湖面和竹林梢头的薄雾正在散去,只留了一个拖尾。稍早两个小时,你会看到浓雾笼住整座山体,幸运的时候雾气会逐渐收束成一条玉带,环绕山间,如临仙境。雨天与晴时的天光也是两样——细雨如丝,天地一色,像水墨画;我们到达的傍晚则是漫天烟霞。只有空气通透到一定程度,才能被解析出这么丰富的色调。

塞舌尔群岛四季度假酒店:酒店别墅的创作是费尽心思,67栋别墅一律插上高耸的支杆,以“树屋”的姿态傲立于山巅或紧邻海滩的巨岩上;这些别墅还盖上了克里奥尔式屋顶,室内用法殖时期古董和当地名家创作的艺术品尽情装点,并采用橱窗式淋浴间和转角无边泳池模糊室内与户外的界限,让住客在沐浴、畅泳、放空时都能同塞舌尔的幻美景致无缝融合。这还不够,别墅的地毯、靠垫、画框、文具、廊柱都刷上了粉蓝,以此向塞舌尔最令人心醉神迷的水色致敬。

意大利米兰Palazzo Parigi:酒店以巴黎和米兰作为室内设计的灵感源泉。除了浪漫华丽的法式笔触,用来与米兰呼应的设计比比皆是:与斯卡拉歌剧院同款的粉色Baveno大理石柱、与Villa Reale无异的威尼斯马赛克、和爱马努埃尔二世长廊一致的玻璃天顶……然而,这些值得炫耀的排场都在总统套房面前退下阵来,巨大的露台将这间私邸式套房团团包围,宛若置身空中花园,不远处大教堂的哥特式尖顶如同一座华美的烛台,成为空中花园的点缀,并将其照耀得无比闪亮。

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博斯普鲁斯瑞士酒店:设计师是来自上海的周娟,她摒弃了酒店之前的正统奢华风,转投简约素静的当代风格,客房除了在地毯、床头和窗帘上内敛地植入和多玛巴切宫同款的面料外,大胆